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> 八十章

八十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今日因皇帝率文武大臣会一直送行到城北的景龙门,故府里的一干人只送到了大门内,便被杨太尉叫止了。

    顾早心里最后数点了一遍自己今早和蕙心几个理出来的行囊。靴子厚衣毛氅等御寒物件不用说自都是备齐的,风油龙脑跌打伤药的也装了一匣子,若不是杨昊拦着,笑话她这是在替他搬家,只怕还是要多出几个包裹的。

    他两个临出门前已是在屋里温存过的,只如今站在外面,眼见着是真的要走了,心中竟又是起了丝难舍之意,只碍于边上人多,站在一边低声细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两个这里不过是悄声别过,那边大房里就热闹了许多。姜氏、杨焕夫妻,还有那一干浓妆艳抹的妾室们,连罗三娘出的庶子也被奶娘抱了出来,齐刷刷一片地站在那里跟杨太尉道离别。姜氏眼见着自己丈夫软语安慰着眼眶发红,眼里只差落下泪珠儿的罗三娘,对自己却不过一句在家好生伺候着娘的话,又瞥见远远站在一边的二房那里两个人四目相顾的样,心中气苦,本生出的那点子担心丈夫此去安危的心思也没了,只冷了个脸站在那里看着。剩下那几个妾室知太尉昨夜便是宿在罗三娘那里,此刻又这样被待见,又妒又羡地自是不用说了,见姜氏冷脸站在一边,有几个便也退到了姜氏那里。经过那奶娘身边的时候,也不知怎的,那孩子便是哇得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奶娘见众人齐刷刷看向自己这里,急忙笑道:“东哥也知道大爷今日要走,心里难受着呢。”她本意是想夸这孩子懂事,哪知话音未落,耳边便听人怒斥了道:“狗嘴里吐不出好话的糊涂东西!我儿今日是奉了皇命出去办差的,是个喜事,你们一个个大的小的都给我收起那哭丧脸,坏了我儿的行程,我饶不了你们!”

    顾早循声望去,见是老夫人拄了拐杖站在大房那堆人的后面,正声色俱厉,与杨昊对视了一眼,杨昊微微笑了下。

    那奶娘见老夫人突然出现,自己又正撞在枪口上,吓得人都矮了三分,急忙缩到了人墙后面,死命哄着那孩子,偏东哥方才也不知被谁在腿上死命扭了一把,吃痛才哭了起来的,一时哪里哄得住,反倒是嚎得更响。

    罗三娘本正欲在太尉面前滴两滴泪珠下来的,被老夫人一顿骂,又见她眼睛正直直地盯着自己,那眼泪也早被吓退了,急忙挤出个笑脸退到了东哥旁边,和奶娘一道哄着。

    杨太尉见是自己母亲出来了,急忙迎了上去道:“娘,早间儿子去你那辞行过,哪里还敢老娘再出来?外面风寒,仔细受了冻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眼睛扫过了大房里的那堆人,哼了声道:“我老太婆若不出来,只怕这大好的事就会被搅得不成样了。大清早的不是拉下个脸,就是哭丧着的,没一个叫我瞧了舒心的!”

    姜氏本是暗中嗤笑那罗三娘吃瘪的,只如今听老太太这一耙子下来,连自己也是被扫到了,这才觉着自己方才那脸色摆得不是时候,怕是也落入了她眼里,急忙正了下神情。眼睛不自觉又瞧向了顾早那里,见她与杨昊双双而立的样子,心中又是泛起了丝微微的辛酸。

    杨昊和顾早到了老夫人面前站定,她眼睛望了下两人,这才对这杨昊微微点头道:“你这次愿意随了你兄长出去,我心中也是安慰。你只管放了心去,助你兄长早日归来,光我杨家门楣。我知你宝贝你这媳妇,她在家中,你也勿要挂念,我老太婆自会看牢,等你回来时不叫她少一块肉的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话说完,顾早还没怎的,杨昊已是笑了出来,对着她行了个大礼。那杨太尉见状,也叫了姜氏一道过来,四人郑重又一道拜过了老夫人,见她点了下头,这才和杨昊一道出了府邸的大门,上马终是离去了。

    自打杨昊离了家去,顾早每日里仍旧固定着去老夫人跟前问安。见她对自己态度虽仍是那样淡淡的,只与她说话,十句里慢慢倒也是能应个三两句的了。又听蕙心说自她屋里的兰心那里打听来,老太太那上虚火的体征也是渐渐有些调养了过来,从前时常有个牙痛额头跳筋的,如今已是少听见她嚷嚷了。自己去那方太楼,见如今三姐已是越发能干起来,和胡掌柜一道把那里外都理得甚是妥当,也渐渐放下了心来,原先都是隔日里去趟的,渐渐便改成了三四天走一趟。

    这日午后,太尉府里与往常一样,老太太在午休,姜氏自打杨太尉离了京,便也不大出来走动的,顾早自己闷在杨昊的书房里捡着本字帖练了下字,写了几个,觉着有些气闷,想起已是几日没去方太楼了,便叫了蕙心一道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马车上刚近了门楼,便看见三姐和柳枣有些慌张地往外出来。见是顾早来了,面上都露出了喜色,没等她下马车便道:“姐姐,正要去找你呢。娘方才跑去大姐家中了。”

    顾早愣了下,又问了几句,这才知道方才那给大姐帮工的跑过来报信,说是那跑了一年多的范屠户刚早回了家中。方氏一听范屠户三字,一句话没说到,顺手操起个园子里用来铲草培土的锄头,赶了酒楼里平日用来拉柴送米的车,便往顾大姐家中去了。等三姐和柳枣闻讯出来,她人已是不见踪影了,怕会出个意外,两人商量了下,便想赶去太尉府叫顾早过去,没想到她自己恰巧来了。

    顾早听说竟是那范屠户回来了,心火也是突突地往上冒,皱了眉头想了下,叫了胡掌柜过来。那胡掌柜方才已是知道了些事情原委的,见女掌柜来了,早在一边等着了。待听说是要叫三两个伙计一道跟她过去,急忙去排了人过来。顾早叫三姐和柳枣留下不用去,本想让蕙心也留下的,只她不肯,说定要陪着,拗不过只得应了,这才带了人一道匆匆赶去。

    顾早从未见过范屠户的面,只觉着既是做杀猪贩肉的营生,那人架子应是不小,又凭了从前顾大姐只言片语里的话,想他也是个无赖的。如今既然又晃上了门,应也是有备的,怕大姐和方氏会吃亏,一路是心急火燎的。待近了那巷子,远远便见顾大姐家的门口围了不少人,耳边又听里面杀猪似地有人嚎个不停,心中一紧,怕是已经闹了起来,急忙用力分开了人群,挤了进去。待看见了,却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方氏手上正拎了那锄头,拼命要冲上前去的样子,被大姐正给拦住了,门口的檐角下蹲了个男人,满面污垢,身上一件衣裳已是脏得辨不出本色了。

    那蹲在地上的想必便是范屠户了。顾早见这情景虽是有些出乎自己意料之外,只见方氏和大姐并无吃亏的样子,先便是松了口气。方氏嘴里仍不停骂着,一把推开了大姐,只那锄头还没落下,范屠户已是抱着头沿屋角夺路去了,惹得围观的众人大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顾早见方氏拖了锄头还要追赶过去,急忙和蕙心上前抱住了,方氏蹦得老高,直着脖子嚷道:“二姐,你拦我做甚,这样的夯货,他还有脸回来,我今日便拼了老命结果了他!”

    方氏力气大,顾早蕙心两人都有些拦不住,边上那有些发愣的大姐被叫了一声,这才醒了过来,三人合力这才拿下了方氏手上的锄头,一道拉进了屋里,却看见珠儿钏儿在里面早已是哭得那脸都花成一片了。

    顾早叫蕙心按了方氏坐下,自己一边给珠儿钏儿擦净了脸,一边问了几句,这才知晓了方才那闹剧的由头。原来范屠户去岁自和那小娘勾搭到了一起,先是另滕租了屋子落脚,待后来怕大姐来纠缠,干脆卷了家中细软,与那妇人一道去了邻县用夫妻的名头过日子。起先几个月倒也是逍遥快活,待身边那银钱渐渐少了,那小娘的脸色便日渐难看,日日里打扮得妖妖艳艳自己出去,竟又和个外地行商经过的客人勾搭上了,也是学了范屠户的样,卷了他剩下的资财不声不响地跑路走了。待这范屠户觉察到了,已是人财两空,身无分文了。

    那范屠户吃了大亏,这才重又想起了自己那个家。一路乞讨着回了城里,没脸立时便回去,反倒是偷偷先到了自己从前卖肉的那地查看,一见却是大吃一惊,见顾大姐正在那里卖着卤肉熟食的,客人一拨拨地不断。百思不解,拉了个也在集市里做生意的面生人悄悄打听了,这才知道这顾大姐自他去后,不但没垮塌下来,反倒是在她娘家妹子的助力下改做起了这营生,又说她那妹子如今嫁进了京城的太尉府,家里又开了个官家亲赐招牌的大酒楼,如今大姐这生意在这集市里也算是做出名的了。

    范屠户万没料到自己这一去,竟是发生了这许多的变化,又羞又愧的,哪里还有脸露面出来,只在这附近又晃了两三天,看着熟人便避过了脸去,捡着别人吃剩丢下的残羹冷炙果腹。今早见到顾大姐和那帮着的又出来了,突想起自己的那两个女儿,应是在家中的,便遮遮掩掩地一路寻着旧路过去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