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> 六十七章

六十七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那杨昊箍她箍得紧,又不说话,顾早不过略略挣扎了几下便停住了,任由他在马上带着,也不知往哪个方向去,最后似是到了个宅院门前才停了下来。顾早被他横抱下马,又几乎是强拖着穿过个园子,最后进了间屋子,那杨昊这才松开了手,一脚踢上了门,转头便狠狠地盯着顾早。

    顾早与他对望一眼,终是有些心虚地转头躲开他的视线,却被他猛地用手托住了下颚,强迫着又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顾早舔了下自己有些发干的唇,勉强笑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你带我到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杨昊不耐烦地道:“是我自己的一个园子。”这话刚说完,便又是哼了一声道:“我昨日回来到今天,找了你不知几次,你为何都要躲着不愿见我?”

    顾早垂下了眼睛,低声道:“这几日我家的新酒楼开张,我有些忙……”只是话未说完,便已是被他又抬起了下巴,冷冷道:“是我母亲找过了你,说了些话,你才故意这样躲着不见我的吧?”

    顾早一怔,望了他的眼睛片刻,终是低低叹了口气道:“二爷,你的母亲,她是个好的。她说的话,其实我从前本就考虑过的,字字都没说错。只是后来我一时忘形……如今她过来,其实不过是提醒下我罢了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现在就被她的几句话给压了,忘了你自己从前对我的许诺吗?”杨昊突地打断了她的话,冷声道,“你从前答应过我,过个一到两年,只要我的心意不变,你便会嫁我的。如今我没变,你却是要叫我离你远些,往后再也不要出现在你面前吗?”

    顾早下巴被他捏得生疼,见他把头压过来,又是咄咄逼人的样子,心中蓦地也是恼了起来,拍开了他手怒道:“杨昊,你母亲说得并没错。她前次来找我,如果单是用权势来压我,你也知道我性子,绝不会低头的。只是她那日说的话,字字句句我都挑不出一个错处。我只见了一个母亲的心。她是个极其明理的,做事又磊落,我若还是那样不管不顾,就是我的不好了。她一心为你,你也还是须得体谅些她的心。”

    顾早说着,杨昊眼里那火星子便渐渐似要飞溅了出来,咬牙冷笑着道:“她的心?你何时倒只是顾着她的心了,那我的心呢,你又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顾早见他满面怒容,脸色铁青,自己与他相识这么久来,倒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表情,想是已经气极,心中微微地有些歉疚,刚想安慰几句,突地又想起老夫人那日烧在地上的那张纸,一咬牙,冷冷道:“二爷,从前里说过的话,就只当是错话吧。往后我再不会有嫁你的念头,你也早日放下的好。”

    顾早说完那几句话,也不管对面杨昊那手已是紧紧捏成了个拳头,格格作响,自己低头便绕过了他,疾步朝着门走去。只是手还未碰到那门棂,她身后的杨昊已是拦腰一把横抱住了她,几步走到屋子里放置的一张床榻前,将她重重掼在了塌上。

    那塌上铺垫了锦缎,顾早倒也不痛,抬眼看向他,见他模样有些骇人,心中也是微微吃惊。一只手撑住床榻坐了起来,有些恼怒地道:“杨昊,你要做什么?”只是话未说完,自己便已是被他整个人又压回了塌上。

    顾早挣扎着想要推开他,只是一双手已被他按压在了床上,身上又被压住,只脚胡乱踢了几下,又急又气,正要开口,那杨昊却已是低头吻上了她。

    这一次哪里还有从前的半分柔情蜜意,顾早只觉自己被他吻得生疼,好不容易透出了口气,却又觉得胸口一凉,他已是移到了她脖颈下,叼开了衣襟,吻上了那里。

    顾早心头砰砰乱跳,想推开他,偏那里被他不停亲吻舔咬,又被他几日未刮胡子的下颌磨蹭,只觉又麻又痒又有微微的刺痛,竟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了,直到他含上那樱桃小颗恋恋不舍,这才用尽了力气推开了他,拢上了自己的衣襟,坐了起来对他怒目而视,又羞又气道:“杨昊,你这是要强人所难了吗?”

    杨昊被顾早推开,见她面带赤霞,发丝散乱,胸口那衣襟也是胡乱掩上,隐隐可见里面的一片旖旎,正觉意犹未尽,被她这样当头一句,又被勾起了方才的心头怒火,甩了张纸到顾早面前,怒道:“你倒是仔细看看清楚,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顾早见他神色,怒气中又似是有嗤笑之意。疑惑着摊开了纸,不过只一眼,便是愣住了,半日里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杨昊见她如遭雷击的样子,冷笑着道:“你可瞧清楚了?这才是你那张卖身契,你看见烧掉的那张,不过是个仿的!”

    顾早再看一遍那上面的字,又用自己的拇指对那上面的指印,仔细瞧去,果真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杨昊见她面色苍白,心中虽是不忍,只一想到她方才那绝情的样子,气便又不打一处来,冷声道:“我瞧你平日里也不笨,前次怎的也会被我母亲蒙哄了去?这才是你那真的卖身契。”

    顾早心中刹时百转千回,乱得不行,只怔怔盯着自己手上的那张纸,又抬头瞧着杨昊,想说些什么,只是张了下嘴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杨昊坐到了她面前道:“我带了三蹲去广州,一路瞧他就是不对,待知道他跟我出去前竟已是被我母亲恐吓出了你的事情,怕你会受委屈,半路就掉头回来了,却没想还是迟了一步,我母亲果然已是找上了你。我一回来就想见你一面,把事情说清楚,你竟然避而不见。你道我是那么容易被打发的人吗?”

    顾早叹了口气,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杨昊顿了下,又冷笑道:“你不肯见我,我便去见我母亲。待得知她烧了你的卖身契换你答应不再与我纠缠,我便觉得不信了。我母亲是个什么心思的,我自然比你要知道。她又怎会做出这样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事情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