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> 四十四章

四十四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)书^客居(www,shukeju.com/书^客)居(www,shueju,com)

    登陆)书^客居((www,shueju,com)

    连载本书vip章节。书_客居千民网友帮助上传。

    百度搜索)书客(居)让您能看到及时的有效的,免费的,安全的,最新章节

    那雪竟是又连着下了两日,直到元宵前的一天才终于停了下来,天色放晴。只是京里一下子显得冷清了些,到处都是堆积得厚厚的还没来得及被扫开的雪,街面上也没往日那熙熙攘攘的繁华景象了。到处有贫民被冻死饿死的消息传来,又说官府正要着手给那些贫寒的居民发放银钱米粮了,就连当今的皇帝,据说也为了这雪灾下令停止宫中原本已定的元宵欢庆活动,不少高门大户人家更是响应今上的旨谕,纷纷在自家门前搭棚放米舍衣。

    顾早本是打算元宵后便马上将饭铺开业的,只是如今看来,便是开了也没多生意,也不在乎迟这几天的功夫,便又拖延了下来,想待那灾情过了,京中人气活络过来再开业。

    青武却是元宵后就要去那守道堂开学了,这家中饭馆的大字招牌倒真成了个问题,须得在他离去之前想好写了。一家人又商讨了半日,仍是没有结果。顾早看着方氏,突地想起了什么,顺口笑道:“实在不行,那就叫方太饭馆好了,反正我瞧街上不是有丑婆婆药铺、彭婆婆汤饼的吗?莫若就用了我家娘的称呼来命名好了,叫着顺口,若是做好了,娘也好得个名声呢。”

    方氏一听要以自己为店名,后面又尊了个太字,哪里有不肯的理,当下便催着青武磨墨,青武瞧见顾早笑眯眯地不似在玩笑,便也果真提笔挥墨,没几下,四个挺拔苍劲的大字便已是出来了。方氏虽只认得牌匾右边的第一个方字,却是仍站在招牌前美滋滋地左瞧右瞧欣赏了好久。

    顾早自大姐正月初来过后,心中便一直都惦念着亲自去看下,想着若是等饭铺开了业,只怕忙起来会更没时间了,不如就趁这几日没事过去瞧下。知方氏有些宠爱大姐,担心她知道了也要一道去,怕万一瞧见了什么不好,当场暴炭起来那却难以收拾了,正惴惴着,没想到跟她提起自己姐俩要去大姐家瞧瞧,方氏却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,只随口应了几声,似乎在想什么有些入神。顾早见她没提也要跟去,已是松了一口气,当下也没在意。想起上次珠儿钏儿来自己家似是喜欢吃那些糕点,便又做了水晶糕和裹馅饼,这才用食盒提了,叫了三姐,两人一道坐了车到了大姐所住的坊巷桥,朝人打听了范屠户家。也是在巷子里拐了下,最后才找到了间带了一层木楼的旧屋子,只是门却是紧闭的,连门口那堆积起来的雪都没扫掉。

    顾早三姐踩着积雪到了门前叫了几声,便听咿呀一声,露出了珠儿的头。那孩子似是刚哭过鼻子的样,瞧见是顾早和三姐来了,一下子欢喜地一路飞了进去,口里只是不停嚷着“娘,钏儿,二姨和小姨来啦。”

    顾早和三姐进了屋子,见里面有些暗,地上停了架轮子车,边上堆了几个大的竹篾框子,并一些屠猪割肉用的刀具什么。钏儿此时也已是高兴地从后屋跑了出来抱着三姐的大腿不放,只独独不见大姐,那范姐夫似乎也不在家,又闻到了股浓浓的药味,问了珠儿一声,才说娘病了正躺在楼上。

    顾早吃了一惊,急忙和三姐从那窄仄的楼梯爬了上去。楼上只一个房间,一眼便看到大姐正挣扎着要起身的样子,床前是个小炉子,上面正咕嘟咕嘟地熬着一锅子的汤药。

    顾早急忙上前将大姐按回了床上,自己坐在边上,借着小窗子前的光瞧了过去,见她面色蜡黄,躺在那里有气没力的样子,那下巴尖尖的,脸比起十几日前瞧过的竟又似小了一圈。

    顾早一阵心酸,那三姐更是忍不住,已是趴了大姐的被子上似是要抹眼泪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顾早问道:“大姐,你这是怎么了,不过几日不见,人竟是瞧着坏了无数。”

    顾大姐还未说话,便是一阵咳嗽,好容易缓了下来,那脸也是涨得绯红了,勉强笑道:“不过是前几日不小心受了些寒,这才在床上躺了几日,吃几副药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怎的不见姐夫?你家门口堆了恁厚的雪也不扫扫。”三姐插了嘴道。

    顾大姐听提起了自己丈夫,那脸色更是难看,只是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顾早瞧了眼也跟了上楼来正呆呆站在一边看的珠儿和钏儿,叫三姐带了下去吃糕点。又瞧见那砂锅子里的汤药已是满了出来,溢在炉火里嗤嗤地作响,便拿了个碗将药汁倒了出来,喂着大姐慢慢喝了下去,待放下了碗,这才看着她说道:“大姐,我那范姐夫,到底和你是怎么样了,到了如今你竟还想瞒下去吗?”

    顾大姐怔怔瞧着自己盖着的那条被头有些旧损了的花鸟纹暗绿被面,半晌无语,只是那眼泪却是慢慢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早叹了口气,按上了她的手,柔声道:“咱俩都是亲姐妹,有什么话要遮瞒着不能说的?说了出来,就算我帮不上什么忙,你心里也总归是好过些。”

    那顾大姐眼泪流得更是凶了,半晌才断断续续地把话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那范屠户和顾大姐自迁到了东京在此落脚了操起旧业,头两年倒也勤勉,夫妻每日里起早到那南熏门旁的生猪屠宰处拉了肉卖,虽是辛苦些,日子也是一天天好了起来,只是未料想到,那范屠户手上有了几个钱后,眼睛竟是被花街里那数不尽的小娘给迷花了,又嫌大姐没生出儿子,便有些不着家了,顾大姐苦口劝了几次,见他不理不睬,也只得作罢,只想着丈夫终有日会回头。只是万没料到到了去年,他竟是和西鸡儿巷的一个娼妇对上了眼勾搭上了,日日里系巾穿袍地早出晚归,连那肉摊子也撒手不管,到了最后还说要纳了那娼妇入门为妾,被大姐说了几句,干脆便卷了家中的钱财远远另租了屋子和那小娘自快活去了。可怜顾大姐几次找上门去,那范屠户不是避而不见就是恶语相向,甚至扬言要休妻,顾大姐反被那小娘讥笑,没奈何只得忍气吞声回了,自己带了两个女儿,日日里四更便赶去屠宰场拉肉,照看着那肉摊子。街坊四邻的都知道她家的那点事体,怜惜她妇道人家不容易,多多少少有些照顾她那摊子的生意,这才勉强过了下来。只是旧年年底,大姐想着两个女孩有些念着爹,心里也是盼着自家男人回来过来,便又去了那范屠户住的地,没想到竟是扑了个空,问了邻人,才知道那一对早搬离到不知哪里去了。顾大姐如遭雷轰,这除夕夜也是背着两个女孩泡在眼泪水里过的,只熬到了初二走了趟娘家,一回来便是病倒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