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> 关于租房的猫腻

关于租房的猫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靠近城门,汴河沿岸便都栽种了杨柳树,墙刷得粉白,看着很是齐整,过那东水门时,抬头便瞧见跨河有一道铁裹的窗门,脚夫说是每逢夜间便像闸一样垂下来接着水面,方氏听了啧啧称叹不已。等入了城,方氏一双眼睛便更是不够瞧了,只见那唐家金银铺、温州漆器什物铺、果子行、梁家珠子铺、百种圆药铺、车家炭、李家香铺、王楼山洞梅花包子……一个个招牌是密密相连。大街上人来人往,车马不绝。又过了那南门大街,入了旧城,更是一片繁华之相。那脚夫有心在乡下人面前卖弄,赶了车俱是经过那热闹之处,一张嘴更是说的天花乱坠,方氏三姐和青武都是听得一愣一愣。

    方氏扭头,见靠右手边一条笔直的大路直通过去,尽头处隐隐像是瞧见了两座巍峨的门楼,下面连着五座金钉朱漆的门,不禁好奇了盯着看,那脚夫瞥了一眼道:“这便是御街了,直通那官家大内的正门宣德楼。”

    方氏咋舌,呆呆盯了瞧,直到过去了,那头还是拼命扭着,顾早见了好笑,被方氏看见了,白了她一眼,才叹了口气道:“今日竟是真的眼见了这官家住的楼,可算是开了眼。”

    车子又过了浚仪桥往西,那脚夫却是指了一道高墙大院道:“这便是开封府了。”

    方氏朝着围墙拜了两拜,嘴里念叨着今世莫要再见。平头百姓想来是犯事倒霉了才会被送到此处,她不愿再见,倒也是个理。

    顾早对此间倒是很有兴趣,多看了两眼,忍不住便接了口问道:“开封府里可有个姓包的府尹?”

    那脚夫转过头,瞧了她一眼,心道这小娘子倒是有些怪,方才那么多的新鲜她都没搭腔,见了这开封府总算是开了口,问的话却又是这般稀奇古怪,当下摇了摇头道:“我只知道从前那府尹姓王,现在的是赵大人,哪里有什么姓包姓面的?”

    顾早有些失望,本还差点要问御猫的呢,所幸管住了舌头,转念一想,便又暗笑了起来,此时的官家虽也是那个仁宗,但现在的年号还只是明道,包拯此时应是还蹲在庐州老家啃书的吧。

    又出了里城,一路叮叮当当地最后总算是到了那染院桥。按了信上的地址,一路寻了过去,路却是越来越窄,最后变成了只能容两三个人通过的小窄巷,车子却是无论如何也赶不进去了。两边都是密密的门户,一家挨着一家,房子大多破烂老旧,想来便是东京城里的贫民区了。

    方氏见这一片屋子老旧,心中本就生了几分不快,又见那脚夫催着自己下车,竟似要将自己甩下了,哪里肯干,揪住了便不放,那脚夫无奈,只得自己也爬了下来,帮着一件件将行李拿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房子却在小巷子尽头的一个窄院里,七扭八拐地才到,只一间门脸,看着前后两个房间,门却是铁将军把着,方氏无奈,只得将大小包都堆放在了门口,这才打发了脚夫。

    边上住的人听到了动静出来,却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,自称沈娘子,听说了他们一家便是租下了这里的新住户,倒也热心,张嘴便说:“你们便是那在潘楼东街开了绸缎铺的顾大家的亲戚吧,顾家大嫂前几日倒是来张望下过,说是瞧见你们过来了,便让我代为转告声,让你们上她那去拿钥匙开了门好进去。”

    方氏嫌麻烦,嘴里便嘀嘀咕咕了起来,顾早知道她是个不识字的,初来乍到的怕她出去了回不来,便让方氏和三姐青武在门口等了,由她去拿那钥匙。方氏正有些累,也懒怠走动,叮嘱了几句便一屁股坐在了门槛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顾早出了小巷子,到了那街面上,问了不下五六次的的路,最后才总算是找到了潘楼东街,与那染院桥,竟是一个在城北,一个在城南,好不远的路,又沿着那招牌一个个地找过去,最后终于在一个门口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铺子的门正大开着,里面两三个正在看布的顾客,边上一个伙计忙得是飞来飞去,突然瞧见门口站着的顾早,上下打量了几眼,却是不说话。原来这伙计的一双眼,早已经是历练得贼精,瞧见顾早的穿衣打扮,便不像是个送生意上门的,哪里还肯搭理。

    顾早进了大门,笑着问道:“这位小哥,请问这里的掌柜可是姓顾?”

    那伙计从鼻孔里应了声,眼睛也是没有瞧过来。

    顾早也不恼,只是说道:“我是掌柜家的侄女,还请小哥通告下,就说我来取钥匙。”

    那伙计这才扭过了头仔细看了下她,掀了帘子进了里间,想来这里应是前后两进的,前面是铺面,后面的便是住宅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顾早便听到了一阵脚步声,帘子噗地被掀开了,先是那伙计出来,接着便是个有些矮胖的中年女子,涂脂抹粉,裹了一身的绫罗,看见顾早,先是一愣,接着便堆起了满脸的笑。

    顾早自是没见过她,但想来便是自己的伯母胡氏了,正要恭恭敬敬称呼她,胡氏已是几步上前,扯住了她的手,咯咯地笑了起来:“哟,这不是老二家的二姐吗,几年不见,长得是越发水灵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早笑了下,正要开口,却又是已经被她抢去了话头,她像是想起了什么,突然问道:“二姐,前几年不是说你做了人的妾么,怎么如今也到了东京?”

    顾早嗯了一声,很是简短地答了句:“夫家没了,我便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胡氏抬了眉头,做出一脸的惊奇之相,面上的白粉随着她嘴巴的一张一合扑簌簌地往下掉:“哎呦,怎的会如此命苦……”

    顾早怕她接下来会长篇大论没完没了地关心下去,急忙截住了她下面的感叹:“伯娘,我全家如今都是已经到了染院桥的那房子,却是没有钥匙被锁在了外面,隔壁那大嫂说叫到你这取,我便来了,还请伯娘将钥匙给了,我好早些回去安顿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胡氏瞅了顾早一眼,却是没有说话,顾早突然想了起来,立刻说道:“那房子不知道伯娘为我们租来多少租金,我现在过来身边倒是没有带几个钱,等明日安顿好了便会将租金送来。”

    胡氏这才摆了手,一边从衣袖里摸出一把钥匙,一边笑嘻嘻地说道:“大家都是亲戚,说什么钱不钱的,便是晚个两三日又有什么关系,那房子租价不过每月两贯,我却是问了好多人才打听过来的,没比这更便宜的了,两间房,离街面又近,要不是我跟那房主认识,哪里还会轮到你们租用,早就被人抢去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