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> 要离东山村了

要离东山村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那煎果子炸得有些老,入口粗粝,只是顾早心思重,也没注意那味道究竟如何,沿着街道慢慢走了几步,抬头瞧见路边的一个牙侩铺,心中一动,急忙将那剩下的煎果子几口吃了,便抬脚跨进了那铺子。

    铺子门面不大,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正坐在柜台之后,低了头,一只手在噼噼啪啪飞快地打着算盘,想来便是牙郎了。

    那牙郎见有人上门,抬头瞧了顾早一眼,慢条斯理道:“小娘子是要雇觅人力还是作匠?”

    顾早上前几步,笑眯眯陪了笑脸道:“却是来打听有没有要稻谷的。”

    牙郎笑道:“你这小娘子却是奇了,要卖稻谷,自去那街后一排米店里问,怎的闯到了我这里?”

    顾早见这牙郎面相和善,心中原本有的那三分忐忑也是定了下来,不慌不忙道:“老丈既是开门做生意,只要有利钱便好,管它什么买卖?”

    那牙郎呵呵一笑,手上的算盘也不拨了:“你这小娘子说话倒是有几分风趣,你倒是说说,如何从你这买卖中得利钱?”

    顾早道:“看老丈的样子,应是做了多年的牙侩生意,与县城里的饭铺酒肆应是熟得很。那饭铺酒肆用到稻米,若是到那米行采买,价钱几何?”

    牙郎道:“比那市价略低。”

    顾早道:“那便是了,我家中有稻谷要出手,价钱自是比他从米行采买的要低,你若从中搭个线,不是三方都有利可图吗?”

    那牙郎笑了起来,站起身道:“小娘子是个精明的人,今日运道倒也不错,撞到了我这里。前几日城东正有个酒酿作坊托了我买新粮要酿上等酒水,出的价钱虽是比不上那米铺的粜价,但也不会压得过低。今岁这寻常百姓虽多得了几斗粮,只是纳了官税后也就剩不了多少,大多攒了起来让自家一年嚼用,哪里会舍得卖掉,我正有些犯愁,不想你却自己找上了门。”

    顾早大喜,从兜里摸出了自己包来的一把稻谷,给那牙郎瞧了,见他满意,当下说定了每斗四十文,约好明日一早将那稻谷送来,这才道了谢,出了那牙侩铺子。

    等回了家中,已是下午时分了,顾早将价钱说给了方氏,方氏盘算了下,有些嫌低,自在一边叨咕个不停,顾早也不理会,喝了口凉水,便又匆匆出了门,朝着里正夫人家去了。她家中有良田几十亩,是个上户,有架骡子车,想借下用了,明日一早好运送稻谷进县城。

    那里正夫人听了顾早的来意,满口子的答应了,说是明早便叫家里的长工赶了骡车过来,顾早这才放心地回了家去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那骡车果然已经早早地停在了院子的门外,五六个装满了稻谷的大袋子整整齐齐地被码在了骡子车上,顾早跳上了骡车,方氏本也想去,只是车上实是挤不下她了,没奈何才怏怏作罢。

    到了县城昨日那牙侩铺,牙郎领了顾早,一路又依依呀呀地将骡子车赶到了城东那酒酿作坊,坊主验了稻谷,便照了之前说妥的价钱,一一地数着钱,正数着呢,作坊外进来一个戴了头巾的小子,到了坊主前,慌慌张张道:“大爷,那新酿的几缸子酱油,方才掀开了看,缸子里却又是生了花,这可怎生是好?”

    那坊主钱也不数了,顿了脚大骂道:“你个不中用的,别人家一缸一缸地出油,怎么到你手里就都生了花?听了你的撺掇开了酱厂,不见进项,却日日教我赔钱,再不出油,你便卷了铺盖走路!”

    那小子被他一顿臭骂,苦了脸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顾早忍不住问道:“大爷要酿的酱油,可是那种赤色入菜用的水油,吃起来有些鲜头?”

    坊主看了眼顾早,叹气道:“可不是就是那赤色水油,比大酱清冽鲜香了无数,我听说在那汴京城里,自去岁开始,大些有名的酒肆饭铺里烧菜便不用大酱,改用这个了,我便寻思着自己也酿些来卖,本想在县里起个头挣个早钱,未料酱了出来的汁,不是味淡就是长虫,今次发的又生花。也只怪自己,当初想的是太过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顾早从前跟师傅学那私房菜的手艺之时,为了追求独特口味,自己也曾学发过各色不同的酱,想了下说道:“做酱油豆多则味鲜,面多则味甜,浇少许麻油更香,长虫的话,你用草乌和百部六七个,每个切作四块,铺排在坛底,四边中心有虫便死,永不再生;至于生花,也是不难,加入一杯甘草汁,再则日色晒足了,勿入生水,自然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坊主听了,喜形于色道:“小娘子却原来是个酿造的行家,不知可愿意留我这酱厂作个师傅?工钱我必定是不会亏待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早笑道:“师傅我却是不敢当,也不过是随口说几句罢了,管不管用,我却是不担保的,你不如再去发两缸子看看,若是当真有用,再多发些,免得白白浪费了东西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